萬事萬物都是深刻相連的~

一位智者在摸彩活動抽中了一台名車。

他的家人跟朋友都來祝賀~真棒啊!、你好幸運啊!~

智者笑著回答~也許吧!~

有一天智者開著新車跟人發生車禍,身上多處傷口,住進醫院。

他的家人跟朋友都來看他,然候說~真倒楣啊!~

智者又笑著說~也許吧!~

當他住進醫院那時,他的住家附近發生了山崩,整個房子掉進海裡。

他的朋友又來看他說~你在醫院躲過一劫,真是幸運!~

智者又笑著說~也許吧!~

這位智者所說的~也許吧!~,意味著拒絕去評斷任何事情,反而去接納它。


日本著名的白隱禪師住持駿州松蔭寺時,鄰居豆腐店還未出嫁的女兒被父母發現已經有五個月的身孕。

在那個保守的年代中,還沒結婚的女孩卻大腹便便,會惹來身後多少的指指點點可想而知。父母親當然怒不可遏,直要女兒道出讓他未婚

生子的男方到底是誰。女兒初起不肯說,後來在雙親一再逼問之下,才說:「是松蔭寺方丈的引誘,才懷了他的孩子。」

由於白隱禪師是人人敬重的高僧,女孩的父母親怎樣也沒想到白隱禪師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。女孩的父親極盡忍耐地到松蔭寺拜訪禪

師。「我女兒跟禪師一番雲雨,現在已經有五個月的身孕了,禪師有些什麼打算?」白隱不變顏色,聽了以後只是說了聲:「噢!是這樣

的麼?」

幾個月之後,女孩生下了一個男嬰,女孩的雙親,以及街坊眾人將嬰兒抱到松蔭寺說:「現在我女兒和你生的孩子在這裡,由你處置吧」

旁邊當然不少人冷嘲熱諷說:「長得還真像老和尚。」白隱也只是接過了孩子說:「噢!是這樣的麼?」

平日禪師能做的就是照顧便溺、哄抱安撫這個嬰兒。不過寺中既然沒有女眾,哺乳一事白隱禪師顯然無能無力。他最後只有抱著嬰兒乞求

街坊鄰居的婦人餵哺、或是乞討奶水、米漿來餵養嬰兒。這事當然很快地傳遍整個江戶地區,白隱禪師頓時由人人景仰的角色淪落為人人

議論紛紛的淫僧。白隱對於人們的詛咒與訶責,也都只是說了聲:「噢!是這樣的麼?」

幾年後,豆腐店的女孩一方面忍不住對孩子的思念,一方面也是在良心上過意不去。後來便向父母吐實,孩子真正的父親是另一名青年,

因為他們兩人當時都還年輕,女孩心想,父親絕對不會答應這們婚事,因為種種的恐懼,女孩才嫁禍白隱禪師。

當女孩的雙親來到松蔭寺向禪師娓娓致歉、道出事情的來龍去脈,並且希望領回孩子時,白隱仍然一派淡然:「噢!是這樣的麼?」

禪師對於好消息、壞消息的回應都是一樣的~是這樣的嗎?~

他允許每一刻的如實存在,無論好壞,對他而言所有的一切就在當下這一刻,以它如實的樣貌存在。

 

蘇菲教派有一個古老的故事:有位住在中東地區的國王,老是在快樂與絕望的情緒中擺盪。 一點小事就會讓他勃然大怒或是引起劇烈的情緒反應,使得他的快樂像曇花一現般地轉變成失望,甚至絕望。 終於有一天,國王對自己和自己的生活感到厭煩了,想要尋求出路。 他派人去找一位國土中受人尊崇而且據說已經開悟的智者。 當智者到來後,國王對他說:“我要變成和你一樣。請你給我一個可以為我的生活帶來平衡、祥和以及智慧的東西好嗎?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。”
智者說:“我也許可以幫你,但是這個代價太巨大了,你的整個王國都不夠付。所以,如果你能珍惜它的話,我就把它當禮物送給你。”國王承諾他會好好地珍惜這份禮物,於是智者就離開了。
幾個星期以後,智者回來,交給國王一個裝飾精美的玉雕盒子。 國王打開它,看到裡面有一隻很簡單的金戒指。 戒指上刻了一句話:“這個同樣也會過去。”
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國王問。 智者說:“經常戴著它,不管發生什麼事,在你評斷那件事是好或壞之前,觸摸這個戒指,然後念上面刻的文字,這樣,你就會永遠在平安之中。”
“這個同樣也會過去。”到底是什麼使得這簡單的幾個字這麼有威力? 只從表面上來看,當不好的情況發生時,這些字似乎可以提供一些安慰,但同樣地,它們也會降低我們對生活中美好事物的享受。 因為當好事好像出現時,這些字的含義似乎變成:別太得意了,它不會長久的。

 

那位始終以“是這樣嗎”作為回應的禪師,他內在對於所有發生的事情完全沒有抗拒,也就是他的內在與當下發生的事情始終合一,所以對他而言,生活中的事都是“好”的。 而那位總是以簡潔的“也許吧”作為論點的智者,則是啟示我們“不評斷”的智慧。 這個金戒指的故事則指出了“無常”的事實,當我們能認識到“無常”時,就能夠做到“不執著”。 不抗拒、不評斷、不執著,就是真正自由和開悟生活的三個面相。


創作者介紹

熱血部落

熱血男兒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